汪蕴轩

因为头像喜欢这个世界 因为楼诚来到LOF 接受角色向的一切 也希望所爱被接受💙
尽量回复所有评论❤

【楼诚】【无解06】

全篇无解 给自己 顺手投稿 @楼诚深夜60分 【端午】(事实证明投稿失败了)
私设背景是阿诚替了明台在死间计划里的死棋身份,受明长官亲自刑讯后背出第三战区情报的密码本。详细设置见评论链接。

愿端午安康。

以下正文。


6 端午


这是第一个没有阿诚陪在身边的端午节。
其实也不能算是第一个。
从小时候算,有那么长的几年,养尊处优或者连下顿饭都堪忧的明家唯一的少爷甚至不知道世界上某个角落有个可爱可怜跟他会有无限羁绊的阿诚。
从相遇后算,有那么断断续续的几年,明家大少爷在法国求学,仓皇离家的二少爷只通过信件给大哥大姐勾画一个美好安稳的治学日常。若非在法国撞见,明楼真的就信了阿诚的邪。
从摊牌后算,有那么盯着日历的几年,明楼摸索着执行组织的任务,同时不慌不忙的摸清阿诚在国字辈里的地位。直到暗地里介绍阿诚入了党、明面上阿诚推荐他入了"党",两人才真的开始朝夕相伴。

可是在习惯互相陪伴以后再失去那个人,这种空落落的感觉,真的让明楼无所适从。

这是第一个让明楼发觉阿诚不在身边是令人无法忍受的一件事的端午节。

清晨,伴着端阳的晨曦明楼醒了过来。今天的上海有一场大雨将下未下,闷闷的阳光照进来,不算刺眼,可却足够让明楼头疼。今天财政部、特务委员会、海关总署的各位大小汉奸都在日本的默许下得了一天假,如今一切文件都要亲自处理的汉奸头头明长官也得以享受下赖床的特权。
可是,头真疼啊。阿诚不在身边,没人帮他签各色文件,也没人给他揉揉大脑袋递递头疼药。按着太阳穴,他又看见了那天刑场上阿诚的笑。
他把从阿诚口中逼出的"第三战区密码本"的功劳全部送给了汪曼春,功劳或过错都推得一干二净,还顺便要到了一个理直气壮说"在特务委员会我还是说了算的"的机会,得以亲手送走他的阿诚。刑场挺大,血腥气很重,他的替了死棋熬过刑讯越发单薄的阿诚却仍不显得渺小。那天汪曼春没去,只梁仲春跟着。深一脚浅一脚的梁处长按了按财神爷的肩膀——阿诚膝盖没弯——【大哥,让我站着。】
明楼没有说话。梁处长领悟了默许,摇摇头自觉让开,剩那个纤细的人儿独自在刑场中间顶天立地。
明楼不用说话。他的阿诚对他的所有动作都是尽其所能的承受或者忍耐,痛极拧了眉头也还是鹿眼含笑的宽慰他。在他身边是,在他身后是,在他身下是,在他狙击枪的准星里也是。
明楼何必说话。金蝉脱壳的每个细节军统训练营里阿诚和他都先后学习过,虽然由于安排枪法了得的行刑人和受刑者子弹飞来时坚持不闪躲的困难导致它实现率很低,但既然是他端着枪、准星里的人是他的阿诚,那它的成功率就是百分之百。

准星里的人留给他的最后的表情是一个微笑。不同于平日里赫赫赫的魔性,他的阿诚只轻弯着嘴角。真是好看。
好看到他扣着扳机的手都出了汗。

记忆里的枪响像那天一样没有迟疑,记忆里的人儿也像那天一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阿诚是如何转移的明楼没有费心去了解,执行完最重要的一环,剩下的部分,他相信黎叔的能力。
例行回忆结束,头疼并没有缓解,明楼还是爬了起来。楼下大姐明台和阿香应该已经开始吃粽子,想着他没起一定是连欢笑都不尽兴的。

【大哥,起来啦?阿香给你做的早餐在厨房,我去端啊?】明台的嗓音永远是亮亮的,他不知道死间计划,也就不知道有人用自己的消失换下了他的离开。不知道是好的,他家小少爷最好永远都被蒙在鼓里。
明楼落座。桌上4个人,3份粽子2份粥。
没人劝明楼吃粽子。自从进新政府任职明长官和他秘书就再也不吃这意在保护屈原的食物——他俩做的就是迫害“屈原”的事儿,哪配呢。
没人问另一份粥的主人去哪了。大姐不傻,阿香少言,近日看着明楼头疼越发频繁连明台都懂事了起来——明长官不说,就别问。只是备着,每一天,每一餐。

明长官今天早上胃口看起来不错,两份粥都被他灌进了肚子里。可他的心情看起来不好,吞咽完毕就把自己关回了书房。

【大哥,我能进来么?】明台终于学会了敲门,可他现在也不可能撞见什么不该看见的场面了。
【大哥,这是我今天早上帮你煮的咸鸭蛋,大姐跟阿香都不知道。喏筷子给你。】看着乖巧的明台,明长官愣了。去年的端午,也有个人悄悄给他煮了个鸭蛋。那人的手特别好看,拿枪拿笔好看,拿筷子竟然卖相也不差。那修长的手轻巧的敲开蛋壳,又端上一杯清茶,安慰了他的胃也安抚了他总是疼痛的头。
【你怎么知道的?他给你留了什么?】明楼猛得站了起来,膝盖撞上了书桌,可是也没觉得疼。
【大哥大哥,你别急…阿诚哥就给我留了个便签让我去买好鸭蛋端午煮一个给你送书房来,然后问我能不能替他…干活。】

明楼的大脑袋突然就不疼了。
【等我吃完,再商量你应聘秘书长的事。】
鸭蛋跟去年的口感一样好。阿诚那小子,肯定连去哪家买、煮的时候要放多少水煮多久都一并跟他家小少爷说清楚了。应该还解释了他们俩的特殊身份,劝了明台以另一个或许更危险或许更安全的方式加入战斗。

【大哥,味道怎么样?】眼看着明楼随着吞咽脸色越来越好,明台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大哥,以后我进你书房,就不用敲门了吧。】
【大哥,我跟你说,我还给你准备了个端午礼物。】
【臭小子,端午哪有送礼物的。】恼人的疼痛随着吞咽渐渐淡下去,虽然这次没茶水伴着,同样口感的鸭蛋也没有咸到难以下咽。明楼也笑了。
【你先看看是什么再决定要不要嘛。】少爷在大哥面前到底是个孩子,献宝似的递上去一个物件。
是个印章。应该是手工雕刻的,留白不是很平整,字迹倒是清晰明了。一板一眼的简单两个字,是他的笔迹。
【阿诚哥让我在端午前练会你的签名,我练不会,你那字笔锋太硬了。不过嘛…刻个章还是可以的。你别太感动啊!】

【臭小子。】
这声嗔怪,就真不知道明长官是在说谁了。

碎碎念:
无解系列 题目数字按时间顺序 脑洞不连续 数字变化不定
结局一定he 但不一定有结局
祝各位销假愉快:)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