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蕴轩

因为头像喜欢这个世界 因为楼诚来到LOF 接受角色向的一切 也希望所爱被接受💙
尽量回复所有评论❤

【洪周】鱼!

无厘头 一发完 OOC预警(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我洪少秋写的有丢丢像程皓orz)(意识到这点后他真的越来越程皓)

0
周凯是个卖鱼的。买家基本来一次就有第二次,回头率不说百分百也半数朝上。

他卖的鱼肉新鲜,偶尔有当天没卖完的要么傍晚特价处理了要么自己解决了,从不以次充好;做生意童叟无欺,是不是严打期都从不缺斤少两,单子大了免费配送,遇到老太太收货还帮忙拎上楼。

洪少秋是个买鱼的。卖家换了无数个,只剩周凯还愿意赏个好脸色。

丫专门爱挑快闭市的时候去捡最活蹦乱跳的特价鱼,再以顺路为由买个一两条都让周凯送家里,还特地叮嘱每次都让老妈开门让人一路给送到冰箱前面。

一句话概括,周凯是个有口皆碑的好鱼贩子。

洪少秋,有口皆碑的不要脸。

1
周凯日常卖鱼的地方不固定,哪儿有空往哪开摊,不争不抢,总归客人愿意找的总能找到他,懒得找的他也不强求。不争不抢,佛性卖鱼。

可他的不争不抢常难如愿。生意太好总会招人妒忌,那些人才懒得深究生意好背后的原因。隔三差五的,总有人“不小心”把摊子磕了碰了。三两条鱼在地上浅浅一汪溅出来的水里可怜巴巴的蹦跶,然后在他清亮澄澈的圆眼睛注释里被那纤细修长的手指抄着捞网被云淡风轻得扔进特价框里。

上面那句描述于今日出自洪少秋之口。

说完这句话他就抄起了捞网,把剩的那两条特价鱼扔进了自己的塑料袋里。

【麻烦您…】
【老样子,给您一条冷藏室里找地儿放一条放冰箱第二格冷冻室。】
【不不不不用,就送楼下就好。】老妈开门后的附赠服务,不是我要求的。

2
【我说,凯哥,你这就不厚道了,这么固定的客源,倒是跟兄弟们分享下啊。】今日份的找茬,比以往来的更猛烈些。

【我又不是没在你家买过。】隔壁摊看虾的洪少秋听见这话慢悠悠得抬头,看见一颗毛茸茸的后脑勺前面围了一群抄着各色家伙的人。

毛茸茸一如既往得云淡风轻,【喏,客源在那,你们自己争取去呗。】后脑勺微微偏了点,侧身似乎想从几人中间挤过去,然后被几只手推搡了回来。两边的人愈发往中间靠了些,隐隐有包围的意思。

周凯略退几步,把那两条可怜的又损失了点水的鱼在身后护好,摆出一个咏春起势,【我以前也练过点功夫,大家有话好说,别弄得太难看。】刚被cue到的洪少秋这会也不好装死,摆出一副投降的姿势猫到周凯旁边,【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别弄太难看。】

3
一般来说,“有话好说”和“不许动”一样,都会产生和字面意思截然相反的后果。

这次的情况也在一般的范围内。

【你们别冲动,我国安的。】洪少秋的声音突然放低,仍旧没什么说服力,于是又补了一句,【我呼叫刑警队了。】

【都他妈掂量下自己几斤几两,我以前混黑道的。】周凯也压低了声音,把袋子里剩的点水又抖落点出去,把两条可怜巴巴扑腾的鱼攥紧在手里。

谁他妈信他俩。

抄着各色家伙的家伙们收紧了包围圈,把两人围了起来。

【你趟这趟浑水干嘛,还不赶紧跑。】周凯两条浓眉拧死,洪少秋自觉跟他互相照看着后背,牙缝里挤出一句回复,【我他妈倒是想,这会怎么跑???】

4

【兄弟,这种街头斗殴不够出动刑警队,你下次说谎前打个草稿。分你条鱼?我正好套了俩袋子。】周凯歪头挑眉,撇撇嘴嘀咕。

【哥们,这种街头斗殴的时候一般没有黑道老大会拎条鱼。希望你真的会点拳脚功夫。】洪少秋没接,话音落下就抬手出拳,结结实实捶回去一个凶神恶煞的鱼抄子。

5

这大概是历史上第一次鱼被当成武器。周凯来不及把两层塑料袋分开,直接右手手捏住一只鱼腹,手指巧劲一使便让那鱼的尾巴结结实实抽上了一个“可怜人”的脸颊。冷冷的冰鱼在那人脸上胡乱的拍,等他回过神来已经被紧随鱼尾的一脚远远送了出去。

【身手不错啊。】洪少秋的夸赞发自肺腑,【你以前不会真混过黑道吧?收保护费的?那他们怎么不认识你, 啊你是不是被帮派开除了?】边说手里也不闲着,招招式式快准狠,格挡反击都行云流水,粗气都不带喘的。

周凯没打算理他,可到底还是分了神,被一根鱼竿打中的手腕,那尾可怜的鱼脱手飞了出去,落地正好在一混混抬起的脚下,鱼生终结的同时也让那人滑倒在地。

【哎你使这鱼还挺顺手嘿。】洪少秋的赞叹仍旧发自肺腑,收获了周凯一句同样发自肺腑的爆破音回复。周凯明显动了怒,左手拎的那条鱼在袋子里体验了一把原地的天旋地转,接着就裹着袋子被甩了出去,撞过几个人的脸飞出了包围圈。

季白带着许栩拉着警笛到的时候,周凯叼着根烟在除鱼鳞,洪少秋在边上蹲着眼巴巴望着,地上的血污里横七竖八躺着一群半死不活的混混,和一条死得透透的鱼。

6

【所以你以前,真是混黑道的?】洪少秋拎着杀好的鱼跟在周凯后面出了码头,绞尽脑汁憋出一句缓和气氛的话。

【嗯。】周凯:冷漠.jpg

【我真是国安的,叫刑警只是因为跟他们队长比较熟。】洪少秋继续绞尽脑汁,仍旧不能缓和气氛。

【哦。】周凯:继续冷漠.jpg

【这样,你看,今天这事怎么说也跟我有点关系,要不这鱼你拎回去吃?】

周凯绞起来的浓眉有一瞬间的舒展。

【然后我去蹭个饭?】

周凯的眉毛又绞回去了。

7

最后洪少秋还是去蹭了一顿饭。简单一碗米饭配简单一条红烧鱼,在摇摇晃晃的船舱里倒也吃得舒坦。

【所以你今天到底为什么生气?我让你想起以往混黑道时候的事情了?】

【不是,是因为那条鱼。】

看到吃着红烧鱼的红烧球挤出抬头纹的满脸不懂的表情,周凯补充,【你要不让我分心,打完这架,它还能是活的。】

碎碎念:

求公司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做101!

活动太让人心动了!

我都诈尸了!

OTZ!

OS:诈尸一次不容易 球球给点红蓝绿OTZ

一个不一定会实现的活动策划

突然诈尸 洪周了解一下吗旁友们?

江户川呵呵:

我要好好想想了😑


潇洒的牛肉炒面君: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今天公司里聊到创造101,有人提出来其实可以搞一个楼诚101的选拔活动。我们讨论了一下觉得还蛮好玩的,所以想听听大家意见。
程序大概是这样的:
1.预选:公司开个帖子,大家在评论区对各衍生cp进行提名,确定(被)参赛的cp
2.投票:另开投票帖,评论区投票采用一个ID一票制,可以使用小号、每个小号也只能投一票;同时投票也可以用产粮的方式进行,字数2000+的文一篇算十票,绘图一张算十票,视频一个算二十票,作品在lof上发布,带tag“楼诚101”即视为参加活动,产粮投票次数不限,也可以投多个cp,但一个作品只能投一个cp,多cp的作品要说明自己投哪个cp
3.综合评论区和产粮的投票数量,选择票数最高的cp,公司将专门为这个cp做一期视频活动,支持他们c位出道;同时,为该cp投票最多的ID将获得公司专业定制u盘一个,里面会有这期视频和楼诚春晚的高清文件
4.本活动将楼诚本cp排除在外,最终解释权归公司


今天收到了一份来自李熏然的邮件
拆开以后拿到的东西更不会让人失望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谢谢吖
爱楼诚 爱太太们
爱这个圈子 爱圈子里的每一个人

来日方长 一起在坑里呆到地老天荒吧
【话说我是不是第一个拿到的!】
【哇幸福到想跑圈】
【寝室太乱了找个地方拍照真不容易】
【超级爱公司!不许倒闭!!!】
【期待下一次搞事情吖🙈】

周日托福考完再更新吧…
每次越到【不学习会死】的阶段越不想干活只想摸鱼真的是非常要命了
😭😭😭

在去图书馆的路上遇到了一个超级漂亮的妹子 于是我放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脚步跟了她好久直到她拐弯嘻嘻 图书馆不错以后可以常来可以少去一点满是臭男人的教学楼👌

【蔺靖乾坤】倚轩望川03

大家好 我 混更

生铁百合:

上元佳节,蔺靖即戏


蔺靖乾坤


蔺晨:乾元【Alpha】 信息素:百合花香


萧景琰:坤泽【Omega】 信息素:生铁兵甲


本文为语C记录整理,由两人共同完成


全文链接:


简书(已翻车)  石墨  核桃  AO3


若有翻车烦请评论指出,谢~

【楼诚】凝懿

【楼诚不定期歌友会深夜搞事】 @凝懿 

借个来自 @厚颜甜心 的背景音乐: 半生爱言

00

凝,是谓汇聚;懿,是谓美好。

之于楼诚,凝懿,是谓彼此;之于我们,凝懿,是谓楼诚。

01

阿诚幼小的时候,见过一次明楼。那时候阿妈还是阿妈,带发着高烧的他去那个在记忆中可以用富丽堂皇形容的地方。那次他晕晕乎乎的,阿妈忙着做工没空管他,那个高高的男孩从高高的楼梯上走下来,往他嘴里塞了一块糖。

他跟着赶来的阿妈一起弯腰喊声少爷,糖块在舌尖和着较高的体温化开,让本来就迷迷糊糊的脑子更加黏腻得混沌,那身影只记得高大,不记得样貌。

阿诚再见明楼的时候,仍感叹于那身影的高大。饥饿不算难熬,寒冷也没什么,他甚至已经放弃了在心里期盼或者祈祷——不是没有过。他也曾在心里烧香拜佛求拯救,从玉皇大帝到观音菩萨,没什么人或神能救他——又或许有。

门口那把锁被利器剪开,他下意识想躲,却没有力气躲。其实也无处可躲,屋内桩桩都是曾加给他伤害的物件。迎着光进来的不是那个已不让他唤阿妈的女人。先一步进屋的那个高大身影抱起他,怀抱的温度只存在遥远的记忆深处,遥远到让人想怀疑真实性。而这个怀抱是真实的,宽厚的,可靠的。他想唤一声大少爷,渴到开裂的嘴唇发不出声音。

他也再没什么机会叫那声大少爷。“叫大哥。”那伟岸的身影说。

年幼的孩子不信神,也险些不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美好存在。

好在大哥到的及时。

从此以后,他信那怀抱能带他离开任何地狱。

从此以后,他信善,信美,信大哥。

02

明楼对阿诚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家里抢着干活的乖巧男孩,等将枪口对准那单薄的身体,才惊觉记忆中小小一团的孩子早已拔了个子长成俊俏的少年。异国,雪夜,他一心要护着躲开军政的孩子暗地里成了他的战友跪在他身前,薄衣薄衫额上还紧张得冒着冷汗,寒风里瑟瑟发抖脊背还是直得不打半分弯。

是他明家的男儿。

枪声响。他的弟弟跌坐在雪里,额角有汗眼尾有泪,却没哭没叫。他的阿诚,到底是长大成人了。

将阿诚送上开往北方的列车的那晚雪也下得很大,裹了两件大衣的清秀少年还是两手冰凉,揣在大衣口袋里也捂不暖和。以后到了伏龙芝,雪会更大,风会更冷,他还没机会去帮弟弟捂着。

火车要开了,临行前,他想像小时候一样把弟弟抱进怀里,张开双臂才发现弟弟已只比自己矮半个头了。阿诚倒是没半点扭捏,甚至比以往在家时候还更洒脱些,直直撞进了他怀里。小家伙确实是瘦,肩膀的骨头磕在胳膊上,硌得心都疼。孩子倒是没心没肺,半仰着头,一双眼睛亮得像是要踏上一场多么美妙的旅行。明楼第一次发现这孩子外貌方面的长处,从前时时望着不觉得,近期时常分别没见到,这会近距离仔细看着,竟让他无端生了吻上那双眸子的冲动。

心疼是真的,不舍是真的,可欣慰,也是真的。

他明家的男儿,长大了。

03

回国后刚参与战斗的那些年,阿诚几乎没犯过错。习得的技术过硬,天生的头脑绝佳,还有幼时在宽大的书桌边被人包着小手写下的家国天下注定了他会是个好战士。

也只是几乎。谁都会犯错,包括是用生命博弈的战士。每个几乎都用战友的伤亡或敌人的逃脱教会他一些东西,比如伤病处理,比如更好的开枪时机伏击地点,比如要更沉着冷静。真实的鲜血死亡面前他不是没怕过,但确实从未想过逃避或放弃。他想变得更强大,想能守护更多的人,想成长到能用弟弟以外的名义跟那人并肩。他做到了。

并肩作战的日子,每天都少不了惊心动魄,却也没缺过点滴的小甜蜜。锁上办公室的门,咖啡杯碎裂前总会在同一位置印上两枚唇印;带上书房的门,烂熟于心的密码除了能传递情报也能写夜宵菜单;无法掩人耳目的地方,交换的眼神也可以给他足够的支撑和力量。两人同甘共苦,几乎没有完不成的任务。

甚至可以删了那句几乎。

最惊险的一次失误,不过一发子弹就揭了过去。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的贯穿伤多痛他早已不记得,包扎时候大哥端枪从未颤过的手细小到不可辨的抖动却像烙在皮肤上一样忘不了。也不能怪他记性太好,此后每次忙里偷闲的爱抚路过左肩时,同样频率的颤抖都会加深这部分记忆。真的不疼,他总说,大哥总是不信。

信不信都无妨,总归这段时日,苦痛是真实的苦痛,幸福也是踏实的幸福。

04

明公馆的大门被踹开的时候,明楼和阿诚都端坐在沙发上。明楼读着早看了多遍的旧报纸,阿诚砸着核桃不时递过去一块。进来的人都不客气,两人也没心情寒暄,打杂声从各个房间里传出来,刻意留下的些许文件跟没能送走的几件古玩一起被摔在了客厅。等那群不速之客站定在客厅里,二人才拍拍手里的核桃皮站了起来。

明楼在征得同意后去二楼小祠堂取家谱,阿诚跟着,仍没能走进那房间,被他大声劝住了步伐。他知道自己不出声阿诚也并不会跟进来,这本是大姐对二弟生父的尊敬和期盼以及那个幼小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仅剩坚持,但他更知道,底下人在竖着耳朵听,而那张如今印了罪字的家谱上并没有阿诚的名字。

先父明锐东艰难维护国人企业之余始终坚持帮扶穷人早被传颂开来,已故家姐替组织周旋得到的紧俏资源一笔笔都记得清晰,小弟虽然顽劣但总归也是故人,明家家谱上如今剩他一个功无迹可寻罪条条可查的活人。好在二弟在政府里没有任职,在大多数地方都没有留下过被他剥削以外的记录,甚至说起出身论起学识说不定还能谋个好差事。筛选处理文件花费了太多精力时间,他错过了带着阿诚离开这片土地的机会,也没时间告诉阿诚他的计划。他贪恋这片终于脱离战乱的土地,贪恋这个终于赶走侵略者的国家,更因为一个人而贪恋这个世界。虽做过无数次假设,他仍不愿共死,只想同生。稍稍弯点脊背也可以,大雪中松树尚曲枝落雪,总得先挺过去,才能等到雪化守到太阳。可他有些怕阿诚不懂。

【我被明家救下,喝明家的水吃明家的饭长大,在不在族谱上都是明家的人。】

审判的日子里,他挂着牌子站在被告席,那孩子脊背笔直得站在证人席。话语入耳,他的太阳穴又开始跳得他头痛。

【我不介意为大哥死。可是……从今往后,我更想为自己活。】

这是他一生中听过最悦耳的转折。此后阿诚数了他多少错处、几分真假几处错漏他都不记得,啜泣着的阿香、“积极改造”的几个手下和受过他恩惠的街边乞丐在阿诚引导下讲的几个模糊的他对国对党的贡献他甚至席上都没听清。审判的日子阳光太好,房屋构造比起明公馆差得远,却也拦不住洒进来的光,晒得他要微微眯眼。他的弟弟站得笔挺,头发仿佛被镀了层金,身姿松树一样俊俏,倔强得不肯低头,却也不会任人伤害。

共同沐浴着阳光的那个人早已不是孩子。他已老去,那人也已长大。

仍是默契的兄弟,只是曾躲在他怀里的弟弟,如今已顶天立地。

05

很多时候,不为瓦全能有为玉碎之外的解。

阿诚的一张嘴,到底是能让他黑白通吃、八面玲珑的法宝。没道理也是有道理的那些年,他四处奔波巧舌如簧,为自己谋了个公立小学校长的职位,也到底最终是为明楼求了个看门劳改的甚至算不上惩处的惩处。他是真的喜欢那些充满生命力的孩子们,哪怕他们是真的有些可恶,被几个戴着袖章的半大小子随便教唆就会抓上石块砸破玻璃打破传达室里那人愈发显得奢侈的睡眠;可他们也是真的还算可爱,他布置的俄语作业有时刻意拔了难度,他们也愿意拿出自己珍藏的糖果去向门口的老爷爷求助。

学校的娃娃们叫他诚校长,毕业的孩子们唤他诚哥哥,可他们都喊那位看门人老爷爷。

从前总有人觉得,他被换阿诚是被明家排挤,如今失了这个字,却反而是幸运的象征。

阖上漏风的门,他还是唤一声大哥;逢节气节日,他还是会从自己的教工宿舍里翻出些酒肉去门房跟大哥共享。他的犟脾气没随时间的推移让步半分,这点坚持,不管他大哥或者旁的什么人怎么劝,最难的时候他也不曾放弃过。春去冬来,他的鬓角渐渐染了霜,早就花白了头发的大哥的身体状况也渐渐糟糕。

正义迟到了一年又一年后终于渐渐开始到来,用旧报纸糊着充当窗户的那间小门房也渐渐开始有了访客。跟新中国刚刚成立时候一样,那些人怀揣着最好的情感,避人耳目偷偷到来,再无声无息叹着气离开。

阿诚期待过,从他鬓上还没有银丝,到他的头发跟大哥一样都白得像巴黎的那场雪。

大哥却总在谈到这事时候笑得坦荡,像那个雪夜火车站里抱着他时候嘴角上扬着写满宠溺。

黄浦江畔不常有大雪,冬天到了也通常不过是寒风凌冽。每年的冬天都是相似的,学校操场迎来送往一批又一批的孩子,火红的灯笼从职工宿舍一路向门口烧,终于有一年挂到了门房的屋檐下。

这年,有雪。

雪下得仍不是很大,温度也没降得太低,一夜过后初放晴,正好能让几个孩子成群结队得聚到操场堆小小的雪人、团小小的雪球,载着小小的讨厌或喜欢砸向近处或远方。

阿诚就在这个刚刚好的天气里,带着大哥出了门。

兄弟俩后半生都平淡得无从描述,阿诚困在教职工宿舍和三尺讲台,大哥囿于那块破旧的门房,日子一天天过,说不上好,也谈不上坏。

雪落在不曾上冻的黄浦江上,转瞬就融了进去,留不下一点印记,江边却全被雪盖上了,泥土石块、一草一木都是干净的白色。

一个小小的木屋也盖上了雪被。

阿诚没打伞,只小心得护着大哥,两人的脚步都随着离木屋越来越近越走越轻快。走到近前,几乎已是年少时候的雀跃。

这儿没有湖,好在有条江;这儿没郁郁葱葱的树林,可小小的灌木到了冬天也不显得萧条。

他推门进去,从怀里捧出一张早就泛黄的纸。那日大哥取家谱取得光明正大,他藏这张纸却费了些心思。

纸的背面,是他前些日子用钢笔细细滕上的小家谱。明镜,明楼,明诚,明台,日月的一笔一划,是从幼时被抱出地狱以后便刻在骨血的。

纸的正面,是一副油画,当时突出的色彩已有些暗淡,弱化的层次却渐渐凸显出了那小屋的温馨。

拥着大哥卧在榻上,他轻声念,大哥,以后……这是我们的家。

06

凝,是谓汇聚;懿,是谓美好。

楼诚二人的相遇,便是凝懿。




一些解释:

1 看过太多那些时日里楼诚不算太好的结局,但我始终坚持相信他俩能求得一个不算太差的解。文中所提“门房”指看门人住的地方,小小一间屋子勉强承担起居所有内容,门窗的设定来自我外公口述的故事。

2 对于两个角色都绝!对!没有不尊敬的心态,写得很忐忑,如果您看了不喜欢欢迎讨论。

3 结局设定别细想。

4 嗯我的元宵节过完了。

【元宵节快乐】楼诚春晚开奖啦!!!

哇哇哇海报图册???我天???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为了答谢广大观众朋友对本公司的支持与厚爱,楼诚春晚在b站评论区开展了一个小小的抽奖活动,今天开奖啦~


以下是中奖名单





请以上获奖者尽快私信b站楼诚文化影视公司详细地址和联系方式,所有奖品会在4.1号之前寄出




以橙色编号为准,画勾的朋友因为是我司职工,将获得老板强行加送的干脆面一箱。


编号为1的观众朋友获得: @楼诚余闲听笔墨 曾推荐过的书若干本,总价格在200元以内(可自选)


请联系b站楼诚文化影视公司说明你想要的书


编号为2、3、4的观众朋友获得:东哥透扇一个+凯凯明信片若干张


编号为5、6、7、8的观众朋友获得:楼诚影视文化公司双十一海报图册(详情可参考双十一活动海报及视频)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厚爱!!!

我上面那篇是不是说元宵节写完的?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家习俗 元宵节过3天
溜了溜了OTZ

我…我的ID???我天呐太荣幸了OTZ

木吉他林。:

@点点  @璟浔  @柯基大人的粉丝  @汪蕴轩
把小可爱的id写错了,,,,怎么赎罪。。

碳素,感谢。

内个啥

我刚刚更新了一篇一发完的谭赵标题是今晚的60分……

如果它挂了希望能有人告诉我O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