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蕴轩

因为头像喜欢这个世界 因为楼诚来到LOF 接受角色向的一切 也希望所爱被接受💙
尽量回复所有评论❤

【谭赵】【何解09】【楼诚深夜60分投稿】

【前半生】@楼诚深夜60分 

如果感兴趣:前一篇 后一篇 解什么解

0
似乎所有青年都常有一种自己已过完半生的错觉,每当自己出现腰酸背痛咳嗽气喘的小毛小病都要叹一声老了老了,闲来无事便要忆当初想当年。

特别指出,此处青年不指赵启平。

似乎所有壮年都常有一种自己前半生还有的过的错觉,小病小痛从不放在心上,日常念的想的都是未来和以后。

特别指出,此处壮年不指谭宗明。

1

赵启平在美帝的工作不繁重,但也并不空闲。认认仪器上上课,看看手术开开会,每个上午和下午都能很快过去,除了语言没空体会异国赋予的思乡权利。

每每想家,基本都是日落时候向刚起的父母或师兄汇报行程的时候。基本。

除此以外…每到饭点,赵医生都会想家。比庄恕预测手术结束时间还精确。

哪能不想呢,就算有一副能接纳天下美食的口舌,赵启平也毕竟有个土生土长的中国胃。

【小赵医生这话,难免让人怀疑你海外进修经历的真实性。】

【我当初也是按着一日三餐的时刻表想家啊。】躺在临时宿舍软的要命的床铺里,赵启平一双脚荡在高出一节的床尾栏杆上,慵懒得回应着谭宗明隔日一次的例行联络。

不是不欢欣的。英语说的再流利,每天能有人聊聊母语也足够令人愉悦,更何况地球那端那人声音那么好听。

【你交流的地方,周边应该也有不错的中餐馆?】

【医院食堂扣点的,不划完岂不是便宜了帝国主义。】小赵医生屈起膝盖想翘个二郎腿,无奈床铺实在是软,他那过长的腿怎么摆都不舒服,于是折腾两下又还是搭回了床沿。

【帮你安排位大厨?40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偶尔几顿中餐,确实解乡愁。亲身实践的经验。】

【赫赫赫,不用了。】资本主义的铜臭味沿着信号传了过来,赵启平一阵笑后又是无话。想说感谢,想说想念,可隔着层屏幕,许多话出口都觉得缺点味道多点矫情。【谭老板今日,不早朝?】对面果然如他预料传来一声气声的笑。

【今天安迪全天值班,我还真的可以不早朝。小赵医生今晚没什么特别的安排?那要不要,做点有意思的事?】

【得嘞,您是有人代劳,我这边可没空。洗个澡,得去见个姑娘呢。】赵启平一个鲤鱼打挺…摔回了床垫上,嘎吱嘎吱的响。来了一周多,还是没适应这该死的软床垫。

【姑娘?】嗯,谭老板很会抓重点。

【嗯,我的前半生,最重要的一个姑娘。】赵启平一本正经的说,声音低沉得仿佛真是垂暮之年遥忆当初。

不等谭宗明再回复,赵启平一声加州口音的古德拜收了线,乖乖翻身下床去准备晚上的约会。

2

赵启平没撒谎,他确实把她当作自己前半生最重要的一个姑娘。

那年年少出国,异国他乡也阻挡不了少年人的肆意张扬。总有些审美世界一样,当年的赵同学跟如今的赵医生一样收情书秋波收到手软眼乏。

他最后选择了那个同样肆意张扬的姑娘。

赵启平出门的时候太阳开始慢慢下落,阳光撒下金色的光。他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姑娘的睫毛,同样的金色,纤长柔软,扑闪扑闪得就让阳光都失了色。她的头发反而带了点棕色,敞篷车里她不扎辫子不降车速,海风吹起长发,好看得要了命。

今晚约在了渔人码头的那家深受中国人喜爱的crab。赵启平到的时候,姑娘像求学时的大多数时候一样提前到了,靠在渔人码头的栏杆上,任海风吹她的头发。

这么多年过去,她的头发没见长,她和赵启平也都没见老,依旧是当初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样子。

可赵启平看着她浅笑回眸,却不由想起了另外一个人。那人前两天连轴开会,抬腿迈进晟煊大楼前找他抱怨一声头疼还要叮嘱他湾区温低莫要贪凉。

一餐饭吃得平平淡淡。赵医生拿惯手术刀的手握钳子也不觉得生疏,三下两下螃蟹的大钳子就变成了姑娘盘里完整嫩白的蟹肉。跟当年一样和谐愉快的谈笑间,赵启平却总是想起来那勺被自己震碎的皮蛋豆腐。

3
【Consider staying here? The air is really sweet anyway.】留下来?至少这里空气好点。

【Emmmm... I have to go home anyway.】赫赫…得回家啊。

哪里是家呢。

父母所在,户口所在,似乎给他的归属感都比不上明明认识时间还没自己落户时间长的那个人多。

【医嘱:早餐后服感冒药。用温水。】手上的油在餐巾上随意蹭净,赵启平发了条短信。

【遵医嘱。】又是秒回。

【Who is that?】谁的短信?

【My boss.】老板的。姑娘一句问,赵医生回了魂。昨晚看篇文献看晚了,没睡够,难怪今天老是莫名其妙想到些莫名其妙的谁。

4
【怎么,跟你前半生,约会完了?】

【赫赫赫赫,谭老板这是打算赌上自己后半生的健康来打趣医生?】

【启平,你怎么能确定,她是你前半生里最重要的姑娘?】

谭宗明犯规得用上了气声。

送完姑娘重又瘫回床铺里的赵启平没回答,敷衍两句收了线。

美帝的这个夜难得只是凉爽没有寒冷,赵启平把自己团进被窝里舒服得听着遥远的警笛声捣手机。

国内的这个日一如既往得燥热,谭宗明难得一个假期,本来满心欢喜想陪小赵医生电话玩玩,却在挂了电话后升腾一股惆怅。

5
谭老板:后半生的健康?我前半生还没过完呢。

小赵医生:我记忆可循的过去,我目力可及的将来,我的前半生,最重要的姑娘只会是她了。啊你说汉子?那不清楚。


最后的碎碎念:
 艾特了60分带了tag为什么还会出现投稿不成功的情况orz非常难过了 求教学orz
 个人非常喜欢会画画会侧写的许栩所以不想带曲筱绡出场[其中因果我也说不清。。。]后续的戏份姑娘应该还会出场,大概就是天之骄女世界中心的设定[反正抢不过谭老板]
 仍旧是求评求红心求蓝手的强行偏题走剧情的我。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