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蕴轩

因为头像喜欢这个世界 因为楼诚来到LOF 接受角色向的一切 也希望所爱被接受💙
尽量回复所有评论❤

【庄恕 唐川】左边口袋

脑洞来源 外科风云(这里能带这个tag么orz不妥留言我删) 嫌疑人X的献身 以及【庄陆】
楼诚小衍生预警 我他妈当初写了些啥预警

白大褂的左边口袋挺大,能放下很多东西,所以傅博文放了应急药、陆晨曦放了她家的各种钥匙、陈绍聪放了好帅最喜欢的那个拨浪鼓。
刑警服的左边口袋挺小,放不下什么,所以罗淼的手机总是被拎在手里或者随手放在哪里,于是他总能飞速接起挂掉一系列来电,然后省下的那些时间用来寻找丢失的手机或者为错过的电话道歉。
可不管是白大褂还是刑警服,亦或是随意的常服笔挺的西装,左边口袋总归能装下一颗糖。左边口袋庄嗑唐,能治的不止是低血糖,还有糟心情。

庄恕第一次见到唐川的时候,心里除了为修彤做手术的阴郁外,满满的都是陆晨曦投下的阳光。当时的他因为唐川愿意并可能替他母亲洗冤而感谢陆晨曦,如今跟小丫头退到了知己好友良师益友的关系,攥着唐川的手,他对她更是欣赏感激。

作为一个有一定医学知识储备的物理学教授,唐川很少有进大医院的机会。注意体育锻炼的他少有发热头痛,偶尔身体不适任教的刑警学院的校医院也能解决问题。但很少也不是没有机会,比如这天受罗淼之托抓捕一个狡猾的嫌疑人时候就不小心让人负了伤——毕竟是刑警学院的老师,哪能没点功夫防身,这个嫌疑人看着唐川西装笔挺穿衣显瘦就挥着刀子动了手,也活该被脱衣有料的对手捅伤了肩膀。
压着嫌疑人就近到了仁和急诊,一直等到罗淼带着人到,唐川才终于松了口气跟一直在试图搭话的大夫护士聊了起来。
杨羽眼里的星光闪到了陈绍聪,激得他抱着一个小娃娃不停的来来回回,眼看着被唤作好帅的小家伙他爸妈要因为自己吵起来,唐川只能不露痕迹的转头跟另一个眼放狼光的姑娘聊起来。姑娘的胸牌显示她叫陆晨曦,一声声陆大夫惹得那姑娘笑意漫出了口罩,可手还是稳的,缝合速度和成果精美度校医院只干这活的大夫都肯定比不上。这般赞美出了口,又引出了陆大夫一阵笑。

【唐先生!】结束缝合,唐川正要走,陆晨曦急急忙忙地跟了出来。【您说您爱好解迷又常给刑警队帮忙不知道您对陈年旧案有没有什么兴趣?】
完全不带停顿的一长句,唐川竟然也听懂了。【陆大夫,陈年旧案,怕是过了追诉期了吧?】【没事没事,不需要翻案,只需要能证实就行。】陆晨曦听对方没有直接拒绝,赶紧顺杆爬。【也别用敬称了,现在你有了哪些信息不妨发我下,我最近不忙,正好看看。】
【陆晨曦,今天庄恕不在你就跟帅哥聊天吧,你看我今晚不告诉庄大夫!快来帮…】陈绍聪的脑袋刚冒出来,话没说完就被急诊科的电话打断了。挂了电话,傅院长正好走了过来。了解了下唐川跟陆晨曦的对话内容,最后决定还是由陆晨曦给庄恕去电说明供体已到并做心理工作,由傅院长向唐川介绍冤案的情况。
【怎么样?】傅院长关切的询问只得到了陆晨曦摇头的回复。

【他一定会来的。我在手术室门口等他吧,正好向他了解下详细情况。】唐川抱着手斜靠在医院走廊的墙上说。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那个不曾谋面的医生有那么大的信任和好感,也不是很懂自己怎么就会顺着陆晨曦手术结束后明显是撒娇口吻的一串【庄大夫庄教授庄大哥】就喊了那医生一声大哥,更不清楚自己怎么就能淡定得当颗电灯泡以了解情况的名义跟着二人去吃了顿晚饭。

现在想来,那些不知道不懂不清楚可能都是命中定好的安排。如今陆晨曦看清了崇拜与爱的区别,庄恕跟自己也因为仿佛上辈子攒下的缘分终于走到了一块,唐先生便不再深究自己当初可算清奇的脑回路产生的原由。

如果硬要归罪,除了感叹命运的神奇,也许还得感谢自己初遇庄恕那天,左边口袋里装的那颗从石泓新搬的出租屋里摸走的 那颗糖吧。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