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蕴轩

因为头像喜欢这个世界 因为楼诚来到LOF 接受角色向的一切 也希望所爱被接受💙
尽量回复所有评论❤

【庄陆】【强行糖E06】【唐川预警】

预警 看了预告心里抽了一下,拉了唐川出场。
         陆晨曦在做人方面的进步和庄恕成长经历支撑了以下脑洞。

E05 http://wangyunxuan012.lofter.com/post/1ed39ffe_f8c8623

陆妈妈到底是醒了,可杨帆为了种种不太摆得上台面的原因还是选择提前终止与庄恕的合同——就算结果是好的,违规也就是违规。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杨院长从来不会不懂怎么说的漂亮周到、令人信服。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确定要终止到正式终止的这段日子庄大夫没什么手术,正好可以把跟陆爸爸一起把陆妈妈接回他和晨曦的家,帮陆爸爸做做家务、给陆妈妈做做复健,倒也没那么令人难受。

庄大夫对院里的一切事务泰然处之,直到杨帆和傅博文带来了修彤手术的消息。两位院长选在杨聪婚礼上说这事就没想过要广而告之但也不打算瞒着谁,于是关心庄恕的几个亲近的人都立刻知道了前情后继。

人心里太苦的时候总会想吃点糖。

也不一定是糖,油到反光的肉,黏到拉丝的芝士,这时候对于食物的不断摄入已经跟口味没什么关系。只是需要。

当最爱的书籍、新上的电影都无法缓和紧张的神经,就只有高甜度高脂肪高热量的食物入口后机械的咀嚼能帮上忙了。

庄大夫虽然是个大夫,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有着足够的了解把握,仍旧无法拒绝、也只能寻求食物的帮助。

庄大夫到底是个大夫,面对着陆晨曦出门前给他留下的披萨炸鸡外卖和陈绍聪专程送来的一箱各色膨化食品以及游戏碟片,他揉揉脑袋还是选择从茶几下面拎出一袋糖果,挑了一块扔嘴里继续看他的乌克兰拖拉机简史。

糖果还是晨曦妈妈昨天进行肌肉复健的过程中特地买的。清爽的口感,是他能接受的甜度。曾经自己一度无法面对的老人,醒来后却立刻接受了暂时仍无法司法认证的事实,听完傅博文解释后第一句话甚至是宽慰自己…言里话外有点催婚的意思,温暖得让自己瞬间润了眼眶也抿了嘴角。阿姨如很多大病初愈的老人一样性格和小孩无二,却还是能给他贴心的关怀。

舌尖的糖是甜的,一块接一块塞进嘴里,不太耐甜的味蕾用麻木来表达抱怨,另一只手里捧着的书翻开的那面定格了许久可写了些什么仍不太清楚。就是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来电是陆晨曦。

不是杨帆,不是傅博文,不是陈绍聪。其实是谁都一样,会传来一样的消息,会做出大同小异的劝说。

幸好是陆晨曦。所以他可以仗着对方的知情抛开所谓医风医德冷言冷语。

偏偏是陆晨曦。一句【希望你不要后悔】看起来是毫无道理的任性却是最深切的劝解:不做这台手术,法律上道德上都不会有人有任何立场谴责他,唯一的潜在问题只是他自己后悔的可能。

摔电话前他对陆晨曦说,这是真正的庄恕。

可是他自己也清楚,陆晨曦逼他面对设想的,才是真正的被尽职护士呵护了童年、被美好家庭照顾了少年、被理想学校教育了青年的自己。有不甘怨愤有追求执着,但确实成长过程中吸收了中西方优秀思想文化的自己,真的当的起一句医者仁心。不救那个垂危的少女,就算全世界都能谅解他,他日后也逃不了自己的谴责。

只是那丫头太懂他。

偏偏那丫头太懂他。

快空了的糖果袋被他捏在了手里,几个身位外的手机屏幕没有再亮起。陆晨曦应该已经开始了术前准备,话已说尽的她不会再多嘴,毕竟这丫头前几日就已撺掇自己早点回美国,用机票便宜这个拙劣的借口想让自己别有机会面对这个难题。

【希望你不要后悔。】

丫头的最后一句话明明是满满的关切却偏要说成这样,摆明了就是给自己一个归罪于她说是她逼迫的机会。

结束这台手术后自己一定会埋怨这最后一句劝说的。少不了又是一顿赌气。
可也许这会好过无法面对自己。

驱车前往医院的路上,庄恕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抖。

进了手术室,在陆晨曦复杂目光的注视下,庄大夫握着手术刀倒是稳得能录成教学视频。

手术必须是很成功的。

手术之后的冷战似乎也是很必要的。庄恕边脱手术服边盘算,干脆自己就回去直接收拾东西回美国,阿姨醒转以后自己的履历没有污点甚至有了创新果敢的开先河意义,回去再发篇论文办几次讲座也不是不可以…就算有着那么高的思想觉悟,就算心里其实明白懂得,要他不怨,也是不能的。

【庄大夫?】

低沉却清爽的男声在庄恕步出门口时响起。循声望去是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扬的嘴角清澈的眼睛,未曾谋面却似曾相识的感觉。

【您好,刑警学院物理学教授,唐川】

对方先伸出了骨节分明的手,下意识握住握了一手凉,却有熟悉的触感。

【您好,胸外科庄恕。】

【前几日协助警方调查出了点小意外,偶然跟急诊陆大夫熟络,正好本人爱好解迷又恰逢受了贵院傅院长委托,现在想向先生请教一桩陈年旧案的细节,不知先生…可否赏脸?】

眼前的人明明一身常服,眼前却总闪过他穿得西装革履的样子。看样子这场手术还是让自己挺疲劳的,都幻视了。庄恕腹诽。

【那就,拜托了。】重重摇了下仍握着的手,庄恕终于露出了今日的第一个笑。唐川的名字自己也是有所耳闻的,能拜托到他无疑又从不可能里硬挤了一成希望出来。晨曦能联络上这人也真是神奇…不过说起来,丫头那闹腾的性格,能招惹上谁都不奇怪。

正想着,楼梯那边一个身影探头探脑的闯入了庄恕的视线。一个眼神交流,唐川微微躬身后转身离开,陆晨曦挠挠脑袋磨磨蹭蹭的挪到了庄恕跟前。

【庄教授,庄大夫,庄大哥…】晨曦糯糯得唤着,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咱们是不是得请唐教授吃个饭?】庄恕叹口气,终究是放过了小丫头,也放过了自己。

【嗯嗯!好啊好啊,你不怕我对帅哥有非分之想我当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确认庄恕打消了抛下自己的念头,陆晨曦也恢复了口不择言的状态。

【你敢】庄大夫笑笑,作势要赏他家丫头一个栗子,得到丫头抱着头的一阵大哥、大哥的讨饶。

【得问问唐教授什么时间方便。】一抬头,就看到走廊尽头刚刚冒出陆晨曦的地方靠着一个身形修长眉眼带笑看着热闹的家伙。

【我今天就正好方便,大哥。】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