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蕴轩

因为头像喜欢这个世界 因为楼诚来到LOF 接受角色向的一切 也希望所爱被接受💙
尽量回复所有评论❤

【楼诚】【无解01】

背景 明楼被打发到法国,刚刚被我党接触吸收;阿诚加入国民党后去法国执行暗杀日本军官任务(两人不知道对方安排先前分离已久 ) 舞会现场
以下正文


1 重逢


明楼还是有些紧张的。虽然他明白这只是个连开始都算不上的开始:没有任何血腥味,避人眼目只需要稍加注意…毕竟被发现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大不了就说是新交了个女朋友、约好了来舞会见面,送个小礼物并没什么大不了,总归对方会处理好礼物里夹着的那张自己都没有看过的纸条。

【还真是够意思】看着自己今晚的【搭档】,年轻的明楼不由心中暗叹一声夸了介绍自己入党的同窗,眼前的这位姑娘身上有些汪曼春的影子,一样尖尖的下巴姣好的面容,一样明眸皓齿每一个神态都有着少女的灵动可爱。除了,眼前的这位姑娘是金发碧眼,脑海里的那位却是纯正的墨色美丽。压下心中的想念,明楼迎了上去,仿佛相恋许久的恋人一般亲昵寒暄,在他人好奇抑或是艳羡的目光中送出两份礼物:一份现场打开戴在了姑娘脖子上,另一份被姑娘装进了随身的手袋。【纸条在…】【项链盒子里。谢谢您,我很喜欢。】姑娘的眼睛闪闪的,闪过一丝狡黠。【曼春怕是想不到这层的】明楼挽着姑娘走进舞会礼堂的时候,确实是想念那个许久未见的仍在国内的小女孩了。


【阿诚…?!】一闪而过的身影让明楼瞬间险些乱了方寸,好在臂弯里的那只手立刻帮他回复了清醒。【不好意思,似乎看到了一位故人,我去看看就来。】明楼在那只手上留下一个绅士而充满感谢的吻,向身边的各位【好友】微微躬身致歉后离开了舞会大厅。会被吸纳进组织的总归有些长处,除了家里的经济背景和绝佳的社交能力,明楼也相信自己眼睛的实力。刚刚一瞬间的那个侧脸有很大的可能是阿诚…就算不是,他腰间侍者皮带下微微鼓起的,也一定是把枪。

躲在阴影的阿诚胸膛起伏有些大,虽已成功执行过几次任务,但被熟悉的声音喊出自己真名的还是第一次。是大哥的声音,他确定,大哥来法国求学他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是什么身份?什么阵营?他一无所知。平复心情,阿诚再次确认自己的武器被侍者衣服挡得很严实只有微微凸起后,在内心设想万一跟大哥撞上要如何解释自己的所在。

【你果然在这里。】明楼带着叹息的气声在阿诚走出阴影的那一刻响起,【是,您总能找到我】阿诚笑答,在心里补上一句【从小到大】。

【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您。】不等明楼发问,阿诚先行“坦白”,【您当初外出求学时就没花家里钱,我也不想给家里添负担就一直勤工俭学。换了几家雇主,这次临时接了来这里当侍者的工作。工钱不多不少,够学费和生活,大姐寄的钱都存在银行了。这些日子我过得还可以,大少爷您,一切都好?】还有些孩子气的脸庞跟记忆中一样真是可爱的紧,虽然记忆中的那个孩子已被自己教育得改口叫了大哥,也远没有这般伶牙俐齿,却是一样的贴心…永远知道自己想问什么。

【刚刚看你急急忙忙的,要去哪里?】明楼笑着问,如自己料想一样得到盥洗室的答复后,贴心的将阿诚领进到了门口,贴心的告诉对方自己还有舞伴在等转身离开,甚至贴心的一路把靠墙的路让出来自己侧身一路寒暄不露痕迹的挡住路人可能扫向对方腰间的视线…


回到舞场,一切如常,一句认错了人挡回各方问候,翩翩起舞间,明楼在心里数着秒。【砰】一声并不遥远的枪响,用安抚把身边舞伴的诧异掩饰成惊恐后,明楼把目光放在了距子弹发射不远的地方。他的耳朵一向不错,西洋的小提琴、中华的传统戏曲,艺术家们的每一处错误都从来逃不过他的鉴定,于是身边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了那里,成功让保安们奔向了那只偏离一点却远离了逃离路线的紧急出口。

明楼的余光里有并不让他觉得寒冷抑或燥热的敌人漫开的鲜血,还有一个已换回常服的不算瘦小也不够高大可已算有棱角的熟悉少年【慌乱】离开的身影。

【至少是有相同的目的…就算不是同一个阵营,拉过来就好了。】明楼拍着怀里渐渐平静的少女分析着,【恩,看样子纸条里是要处理这位高官的信息。】

【果然大哥也…不过他是不是国字辈的呢?】阿诚脚步很快但其实并无慌乱只是飞速错开杂乱的人流,【无所谓了,总归都是为家国,大不了,跟他走就是了。】


明楼知道自己通过了党的这次【实战考验】,阿诚知道自己以后跟大哥一定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可是他俩都没有意识到,短暂的相遇后,明楼再没想起过前几日一直占据脑海的那个中国姑娘,阿诚的思绪也再没离开过那个他紧张下唤了少爷的大哥。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