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蕴轩

因为头像喜欢这个世界 因为楼诚来到LOF 接受角色向的一切 也希望所爱被接受💙
尽量回复所有评论❤

【洪周】英雄14

前文: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是非善恶跟法律法规不一样,前者有太多的主观因素掺杂。别说换个人,同一个人换个角度都能得出完全不一样的看法。

生在警察家长在国旗下的李熏然同志算的上是根正苗红,法条上升个八度就是家规,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是非善恶悬在法律法规头顶,差距大概是凌远扛起李熏然之后的高度。所以此次行动到目前为止,季白没把李熏然拉进来,脏恶臭的活里,总得有点同样沾上肮脏的东西才能把黑暗挡在光外。李熏然是被拽进过暗处的太阳,他既然逃了出来,谁都不愿他再与阴暗进行驱赶以外的接触。

季白的履历跟李熏然几乎是同等的漂亮,但为了让恶人罪有应得,他其实并不介意用法律以外的手段伸张正义。若是追捕连环杀人犯,不论对方是否“放弃抵抗”,他都会下令开枪而非缉捕;若是能审出点东西节省兄弟们力气,他也无所谓用的手段是不是违反了越来越人性化的审讯条例。简单粗暴,安全坦荡。

看透人间冷暖心底住着太阳的凌远院长虽然自诩“骨血里有一半是懦弱疯狂,一半是自私凉薄”也从来没放低过对自己和院里医生医术的要求,尽管颂过希波克拉底誓言也不否认自己心里 “患者和患者从来都不一样”的常人心思。所以季白提出借手术审讯的时候,他没怎么纠结就答应了。附院里见多了刑警们的血,杏林既然能为他家熏然引进各种心理学大拿,就也该能为缉毒缉私做出点妥协。

洪少秋在季白说计划、凌远介绍手术的时候一言不发。不拒绝,就是默许。手术过程中,季白几次挑起话头都没能勾起洪少秋的话头,唯一被接过去的就是一根根一盒盒的烟。季白尝试几次也不再劝,就默默得隔道递烟、递火,嘴角也叼颗烟陪着。

手术室的灯灭的时候,两人同时把重心从墙上移回了脚上。季白想往手术室去,但被洪少秋扯住往门口走。

【不是,这……】季白的问句卡在喉咙,大高个被洪少秋扯得一个踉跄。

【他不…咳,他不可能招的。】洪少秋本没有烟瘾,他从没这么高密度得往自己体内输送尼古丁。可方才这段时光,确实是太疼了。左胸前突突跳着,像被人捶了几拳一样闷着痛,尼古丁的镇痛功能不佳,只有把一团一团的烟雾送深一点、再深一点,才能让人觉得好过一点。这会把最后一个烟头也踩在地上,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口干舌燥和喉咙口的涩痛。【他这个人吧,怎么着都不会连累上旁人的。你陪我回趟办公室,有点事……有点事要技术部做。】

季白想说自己留下来压阵会不会好一点,可洪少秋截住他话头以后就没给他再出声的空隙。

【陪我跑一趟,我没怎么骑过你们的大家伙,半路分不清换挡刹车你还能提醒一声。】烟浸透的嗓音,说笑的话都带点沧桑感。

【而且我也有点怕……自己半路当逃兵。】

洪少秋说着就选中了一辆摩托,手里的一小块东西捶上了季白胸口,转身就跨上了摩托。这浮夸的家伙马力比他的小电驴大,但也太过扎眼,他不是很喜欢,可也是一定会骑的。

摩托的警笛咆哮着风驰电掣载着洪少秋冲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季白也带上了头盔跟了出去。方才交到他这儿的东西被随意得放进了口袋。

一块被掰开的芯片。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