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蕴轩

因为头像喜欢这个世界 因为楼诚来到LOF 接受角色向的一切 也希望所爱被接受💙
尽量回复所有评论❤

【洪周】英雄12

前文: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周凯的眼睛阖得严实,满脸写的都是疲惫。洪少秋以为他又要始终保持沉默,他却幽幽开口了。

【你怕了?别怕,没事,只是嵌进去了…咳…】他似乎是想笑一下,扯了下嘴角,还是痛得抿紧了。

【警匪片你肯定看得不少,是不是没关注过那些受伤的小喽啰?其实现实中都也是从拳脚棍棒里打上来,再慢慢摸上枪…咳咳…】洪少秋扒拉外套的时候不可避免得扯到了周凯的伤口,那人瑟缩两下还是咳出了声。

【你别说话了…】洪少秋声音有点哑,喉咙口有点涩,却也顾不上吞口水,那人的外套脱下来后没留下一点体温,抱在怀里有着捂不暖的凉。【我不问你,我什么都不问你……你别说了。】

语气里甚至带了点请求的味道。

周凯真的就不再说话。沾满血的手指从洪少秋怀里的外套口袋里摸出一小块芯片掰断再塞回去,艰难指了指身后,然后继续捂紧了伤口。洪少秋沿着他指的方向找过去,死胡同的尽头有一滩污水,正好能完全浸湿棒球服。

往回走的路上,他脱下外套收回枪,摸出了自己腰间的手铐。耳机里季白的声音再次响起,【两分钟。】

似乎是担心自己刚才的话对方没听清楚,季白又在传呼机里下了命令,让洞外的人两分钟后冲进去。通讯器里一片嘈杂,听不清江源和赵寒俩小子说了什么,洪少秋全部注意力都在那捂着小腹的人身上,脑子里除了那人和闪过来闪过去的一条条法条全是一团浆糊。给他披上外套的时候,洪少秋像是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接着就迷迷糊糊关了通讯器。

【一分钟。】耳机里的声音简短有力,话音落了却好像轻轻叹息了一声。听不清晰。

周凯抬头,额头满是痛出的冷汗,缓了这一会眼神倒是清明了许多。洪少秋蹲在他面前,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就静静看着他,眉头锁得比他还紧。他眨眨同样有点涩的大眼睛,【洪队,你打算怎么给外面那波人…咳,交代?】

【要你管?】洪少秋抬手像是又要挥出一巴掌,手掌到人脑袋顶停住,轻轻按下去揉了揉。确实跟看起来一样,毛茸茸的。

手在人头顶被扣住。那只修长的手在他右手腕留下一块鲜艳的印。劲不是很大,却以一个不容拒绝的力道引着他往前倾。能听清周凯的鼻息前,洪少秋的左手及时撑住了人身后的墙壁。手铐当啷一声垂下来,几乎同时,周凯凑上前叼住了他的唇。

灵巧的舌头撬开大脑完全宕机的洪少秋的双唇完全不是难事,小蛇再次在他的各块牙齿上游览一番,然后轻松找到了那最尖锐的一角。包裹严实后轻轻撤到只剩一小块抵紧,然后倏忽一下整个扯过……

两人的嘴里都漾开了一股海风一样腥咸的味道。

洪少秋一直到被江源扶起的时候大脑也没有恢复运转。被按倒在地前那个人说了句什么,说了什么啊。

江源的关切从来体现在言语上。【洪队,你们认识?也对哈,我都不知道你左胳膊有伤,你那声痛呼差点吓得我摔一跤,嚯你还给他咬一口是吗…你怎么能就这么单枪匹马冲进来啊,通讯器呼你也不回我们都急死了……】

哦对了,那个吻结束后周凯扯出手铐扣了一半在他自己腕上,顺手就使大劲捶了一下他左胳膊,牵扯到关节真挺疼的。含住他左手虎口的时候倒是没使劲,隔层纱布亲吻一样轻巧。留下的印记倒是真的吓人,血糊糊的两排牙印。他最后到底说了什么,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洪队,审讯的事你看是咱们做还是扔给季队那边?呃,我不是说您会给人放了怎么着,但是咱要不要避个嫌什么的,你俩毕竟,认识,是不是。】等不到回复的江源站定了,拦着队长不让走。

洪少秋顺势就回个头。卧在地上的那人两手被他配的手铐扣在身后,一双大眼睛望着他,眨都不眨,清泉一样干净。

突然那眼里的泉泛了惊涛骇浪。接着那波涛就从泉眼里溢了出来,眼睫迅速盖住泉口,洪少秋却还是来得及看到了那汪眼里的震惊,痛苦,和被瞬间掩盖的绝望。

他顺着那最后的目光回头,撞进了远远躲着不知道望了多久的一双同样温柔好看的眸子里。

周超。

一行泪从这个经验不算太丰富但确实一腔热血满心壮志的男孩眼角滑下来。

洪少秋终于想起了周凯那句话,他说,别让我弟弟知道,拜托你。

大脑恢复运转,他强迫自己忽略俩兄弟跟队员们跟季白交接后续事宜。警车的警笛在洞外响了多时,本来是为他准备的急救车也赶到了,正好可以抬走另一个人。洞外的空气没有海腥味,可他总觉得自己嘴里还残留着浓厚的味道,咽不下去。

【洪队,疼不疼啊。】几辆警车夹着一辆救护车往医院去,路上江源安静了会,憋半天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洪少秋右手搭着左手虎口闭目养神,没理他。

疼,能不疼吗。

但更疼的…还在后面吧。


评论(1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