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蕴轩

因为头像喜欢这个世界 因为楼诚来到LOF 接受角色向的一切 也希望所爱被接受💙
尽量回复所有评论❤

【程许】阴魂不散

WARNING:CP为程皓×许一霖!!!
300粉了我膨胀!扯个爆冷的CP!反正你们也打不到我!
想要红心蓝手评论 多的话把拉灯那段放出来【捂脸抱头逃】

00

【程先生,我不懂您说的那些深奥的理论,您就给我一句话,我儿子这事,您能不能帮。一句话的事儿,能,您就揣着这些东西走,尾款事成之后自然立刻到您账上;不能,咱们也就别再浪费时间了。】许老爷开始还耐着性子端着笑脸听程皓叨逼叨那些生理激素心理活动,听到后半程实在无聊,干脆把话挑明了说。

【许老爷明人不说暗话,确实痛快,那我就也摊开了说。您家公子,收入可观,外表不说玉树临风也是帅气吸睛的,照说不需要我来帮忙也有大批的女生愿意凑上来吧。】程皓眯眼笑,仍是不紧不慢的语气。许老爷一副被气到吐血的模样,哼一声拂袖就走,剩原来安静站在椅子旁等待的许一霖瞪着一双含雾的大眼睛手足无措。

程皓目送许老爷离开的眼神就这么对上了那双圆圆的眸子。他接这个单子前特地去听了这位少年的戏,也在视频里见了涂着厚厚油墨的少年。【哎我说你爹……呸,你父亲,是不是有病啊?非一副文绉绉上个世纪人的样子,得上个世纪还不行得是上上个世纪!你到底……哎我说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我不是说你唱戏有病啊我觉得国粹挺好的,我是说你的身体……哎不是我也不是那么个意思……】程皓那被许老爷的霸道气出的些许怒火在少年那水一样的眼波里渐渐淡下去,一向健谈的舌头也渐渐开始捋不直了。

【没关系。我是,我是天阉之人,你没猜错。家父的意思,最好能找个愿意丁克的女孩,把这件事就,就瞒过去。】许一霖的脸颊飞了两朵红霞,言语温吞却没有闪躲。

一小段话涵盖了各种信息砸出来,程皓一脸震惊,整个人僵在原地,连活泼惯了的刘海都不抖了。

【得,得得得,我试试,好吧?不过我明天就去美国出个差,大概得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您您您您等我回来?】眼看着许一霖要弯腰作揖,程皓几乎是跳着往门口溜。

【您留步啊!!!】人都闪出门外,程皓的大嗓门还是穿墙透回来。许一霖想送一段的脚步就定在那里,有些呆呆得笑了,笑里有些落寞和无奈。果然,程医生已完全认不出自己。也是,不过是几年前的一个患者,不过是顺手留了一份早餐,他怎么会放在心上,怎么可能记得。

01

程皓确实不记得。经手过的患者太多,给来得早的患者提供早餐是他的一贯做派,反正他每天吃好早饭上班总能在办公室里收到手下小姑娘们的精心准备。总归是一份心意,谁领不是领啊。许一霖领过一份错记了功劳,不算合情,但绝对合理。

那天晚上,许一霖还是去了趟程皓的诊所,被领去了那间秘密的爱情咨询室。送上门来的生意,不接不是傻子吗?程皓这么安慰着自己,却还是在打开门见到那张白净过分的脸时心里飘了句阴魂不散。科幻片拍摄现场一样的布置,按常理来说应该是能哄住人的,可许一霖那双圆眸一直滴溜溜得盯着程皓转,丝毫没在布置上分神。下午忽悠许老爷的那套说辞又被搬出来一遍,这次没有遭人打断,可那人学生听讲般认真专注的模样确实是让“程老师”心虚,最后干脆自己闭了嘴。

【要不然我们……喝一杯?】小心翼翼为了打破尴尬扔出这个提议的程皓根本没想到这爽快答应的是个一杯倒的主。架着人到诊所休息室的床上放好,被人八爪鱼一样缠住的时候,程皓内心的卧了个大槽卧得刘海都四下飞扬。

【我我我明天真要飞美帝。】气泡水可能有点上头,他竟然真的就顺势低头吻上了那人光净的额头。

【我明天晚上也有红毯要走。】那双没勾妆的眼睛自然得挑出一个狐媚的角度,守身如玉许久的程大夫再把持不住,在人明显的邀请里败下阵来,欺身狠狠得吻了上去。

第二天天亮,程皓的一脸愧疚映得许一霖那一汪无辜的眼神都带了点受伤。飞机将飞,张铭阳的电话催命一样连着狂呼。简单介绍了一下洗浴间位置,程皓像逃一样……都不用说像,他根本就是飞速逃离了案发现场,逃离那个人,甚至逃到了地球的另一边。

02

美帝什么都好,说是出差其实几乎就是休假,这么美好的时间当然要无所事事得四处闲逛、刷刷手机。就是时差有点麻烦,微博上老是刷不出什么新鲜事。

【行了行了,这么好的地方你看什么手机啊。】张铭阳在马路上几乎跳起了踢踏舞,接着就被程皓放下手机空出来的那只手打了脑袋,【你留点劲晚上酒吧里跳行不行?】

懒得看那人别着脖子嘶嘶装疼的模样,程皓的视线又回到了手机上。

“传统和现代的碰撞——人怎么能帅成这样?!”一条突然爆上热搜的视频吸引了他的注意。视频明显是两段的拼接,一段是浓妆艳抹的台上莲步,一段似乎是某次酒会上被人推上台后窘迫唱歌的无措模样。前一段程皓欣赏无能,听不出也看不出其中玄妙;后半段倒真是让他吃了一惊。主人公西装革履、满脸羞涩,低沉的声音却是稳的,大长腿从酒吧的长凳上垂下,声音和画面都戳人心得美好。后段不知道是什么设备拍的,晃动得可怕,看不清脸;前半段浓妆艳抹,更看不出来谁是谁了。

好在发布者够贴心,后面附了两张高清照片,一张浓妆厚涂的戏照,一张完全无妆的正脸照。

【我去,阴魂不散吗?】异国街头的程先生恍惚得晃了两下——那双明晃晃的大眼睛,可不就是许一霖。

03

程皓和张铭阳出国不过半月,回国的时候,许一霖已经爆红。网络时代,人才容易被遗忘,却也更容易被发掘。回国第一夜,两人在酒吧潇洒的时候,那抱着吉他的小哥甚至就在唱着许一霖的歌。

“冷风熄灭无人酒馆 灯火弥合午夜沙滩 看不清你远行的船 人烟浩荡 不知去向”酒吧小哥有一副好嗓子,深情款款,但总觉得差了点什么。此刻看那人拨着琴弦,程皓脑袋里却自动播放起了许一霖低沉的声音。也怪不得这歌洗脑,且不说那人的低音炮好听得过分,美帝回程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全循环这一首歌,这会想忘怕是也有难度。

【阴魂不散。】程皓闷闷又喝尽一杯气泡水,嘟囔一句。

一个正红色包臀连衣裙在他身边落下。【呦,帅哥,一个人喝闷酒?】程皓闻声抬头,却是望向张铭阳,果然收获了一个挤眉弄眼的表情。

一个眯眼笑挡回去身边姑娘送来的秋波,程皓寻了个机会飘到张铭阳身边,又是一个手刀过去——

【你奶奶的,明天我还有四个患者!你的那俩是不是也要我代啊?啊!】

04

【早上好谭先生,吃饭了……???】程皓程序化的笑脸僵在脸上,阴魂不散四个字到了嘴边又艰难咽回去。这一身红西装黑皮鞋,可不就是许一霖。眼看着那红西装在患者位上坐定,程皓内心鼓响得比昨夜被搭讪时候还震天动地。

【不好意思程医生,最近我的工作有了点变动,不太方便用真名出来。晟煊谭总帮我约了做牙,用了他的名字,希望没有给您添太多麻烦。】许一霖的情绪没有丝毫变动,依旧挂抹淡淡的笑,彬彬有礼。

【您可别这么客气。】程皓的笑又堆回了脸上,笑得太过用力,眼角都带上了点褶。【听说您未来的发展得了晟煊谭总不少助力,晟煊的实力谁不清楚,想必一定星途坦荡、前途无量、合约不断、红红火火……】好听的话谁不会说,程皓张嘴就差点停不下来,写满恭喜发财的一双笑眸在转身时候又一次僵住。

许一霖在患者位上坐得笔直,脸上的认真容不得半点质疑。【程先生,谭总和我,只是一面之缘,然后有一些商业上的合作,不存在什么助力,您……】

【是是是,您的实力我清楚,咱们做牙,做牙。】完全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哪句话,程皓也懒得去纠结,公事公办得让人半躺好就上了家伙。遇上这单生意以后,他似乎没做过一件的对的事情。当时应了单子没交代清楚后续联络就跑是错,第一次私人接触就给人灌趴下是错,那个晚上更是个彻头彻尾的错……

牙齿做完,例行的注意事项叮嘱完,程皓拨弄着头发想不出送客的开场白,反而是许一霖先开的口。【我自幼身子就弱,那天红毯的意外……不是您的过错,您也不必内疚。话说回来,那次意外,倒是让我得以接触这位谭总,然后被他家赵公子认出,才有了这两天工作的突然进步。也算因祸得福,所以真的,您别放在心上。我下面还有活动,先告辞了。】

程皓自然不留,人走后却立刻抱起手机找那场他在飞机上错过的走红毯的现场路透。

05

国粹的特别演出嘉宾、当代艺术家许一霖,在走红毯时不慎摔倒,被一群长枪短炮拍了个正着。摔下去的那一刻是有些狼狈,跌坐在地上时那抬眸的眼神带点迷茫、带点无措、还带点浓厚的哀伤和苦痛,点点水意溢出来,不知道是泪还是就是那双圆眸自带的光亮。

接着一套笔挺端庄的西装走入镜头,伸手搀扶的正是同样受邀前来的晟煊谭宗明。被扶起后的那人再不见跌坐时候的颓唐模样,西装笔挺风度翩翩,一柄剑一样的胸针更趁得整个人精神焕发。

若不是知道谭总家有良配,方才瞧着那一人柔弱跌坐一人躬身轻扶、此刻望着这一人微微颔首致谢一人含笑温柔寒暄的照片和动图,真让人想叹一句佳偶天成。

也怪不得,底下一群评论嚎着“我家谭霸霸就该跟这么好看的人在一起”,嚎着“我许老公要是不娶我就得配这么好看的人”。

06

程皓终于知道了那人说的意外是什么,也突然明白了那人为什么那么严肃得解释自己跟谭宗明的关系。

然后生平第一次的对自己那高端定制的俏皮西服产生了无限厌弃。

对了,他说因祸得福……

我觉得他阴魂不散,那在他看来,遇到我,就是一场祸事吗?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