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蕴轩

因为头像喜欢这个世界 因为楼诚来到LOF 接受角色向的一切 也希望所爱被接受💙
尽量回复所有评论❤

【谭赵】【何解02】【完坑版】

【麻醉药】

如果感兴趣:上一篇正文  下一篇正文  解什么解目录

0

迷魂药这种东西,一直在微博上票圈里刷着存在感。脱胎于不知道哪位作家的哪本神作,应该是本带点玄幻性质的武侠小说,里面的武林奇学被自动归类于怪力乱神,这种明明更加不合实际的药品反而被太多人轻信。

如果真的有这种药品,当然应该先给医院配一份,会少多少无谓的医疗纠纷啊。

1

【谭老板怎么…来医院了?】赵启平内心的小人咬牙切齿,面上倒仍旧是招牌到职业性的微笑。赵-附院化缘一把手-启平,恢复了他平日的专业水准。

【是你们凌院长联系我,说院里遇上了点小风波,小赵医生去施以援手,原定时间可能赶不上了。】 谭老板笑不露齿。

【谭老板这么忙,还因为这等小事专门跑一趟?差个秘书或者另约个时间,抑或是跟我家院长谈,都是更划算的选择,不是么?】丫的,平时怎么不见师兄对自己的化缘事业这么关心的?!

【今天来,正好也考察一下晟煊以后跟你们医院杏林分院的合作可能。你们凌院长一再相邀,总是拒绝,怕错过良缘。】谭老板笑得更不走心。

【启平啊,我跟谭总的公务聊得差不多了,你陪陪谭总,再参观参观骨科。】凌远擅长说冠冕堂皇的话,可是不擅长听。

【凌导,什么情况?】赵启平压低声音问。不说有着七窍玲珑心,就算没有,化缘这么多年,也能听出官方话语的站不住脚。

【我提前发了你的照片过去,就是挂在咱们医院官网上那张,你穿白大褂的。好好表现啊,表现好了,以后杏林分院的收益分三成做附院的医疗补助。】凌远也压低声音解释。谭宗明在一旁望着走廊尽头的落地窗,自动屏蔽两人保密工作做得不太好的私密谈话。

【收到!保证完成任务!】赵启平的眼睛简直亮到发了光。大学通识课选了医学中的经济学的他清楚的知道杏林走上正轨后的吸金能力。【不过院长大人,四成利,有没有可能?】

【滚!】

【哎谭老板您这边请!】

2

等会儿,杏林分院的收益?所以我今天如果不把这位施主大比分拿下,这就是张空头支票?赵医生乐呵呵的迈出两步,觉得不对劲。

等会儿,做附院的医疗补助?所以落到骨科多少还得看我表现?赵启平的笑完全收了回去。果然就不该相信凌远,这些被资本主义腐蚀了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同志就应该坚持跟他们斗智斗勇,千万不能被糖衣炮弹迷惑。

等会儿,以前给出我照片好使的…不都是女老板吗…

赵同学被自己的长腿绊了一跤,好一个踉跄。

【小赵医生,你没事吧?】一双手稳稳的扶住了他。赵启平艰难吞咽了一口那双手散发出的馨香的铜臭味,抬头,对上了一张带着真关心的眸子。

夭寿了夭寿了夭寿了…赵启平心内的弹幕刷到快从他好看的眸子里漏出来了。老天保佑,这位只爱皮囊不问男女一定要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约束千万别像曲筱筱…

【小赵医生?】没有听到回复,谭宗明云淡风轻的微笑全敛了,眸子里的关心升级成了关切。

【没事,谢谢。】赵启平用尽全身力气微笑,标准的八颗牙齿。只要您没事,我就fine thank you and you了…

3

【看来,小赵医生对医院路况确实不很熟悉。】谭宗明的玩笑话时断句习惯跟说官方话的时候没有差别,就又添了几份调笑的意味。

【谭老板说笑了…】

【既然不熟,不如去我的主场?原本定好的午饭错过了时间,晟煊旗下的那家私厨味道还不错,小赵医生,赏个脸?】

【…】赵-身经百战-启平,此战,完败。

4

谭宗明的车很好认。医院的停车位一向紧张,地上的更是只有皇亲国戚和大富大贵们能使用,赵启平作为骨科翘楚 附院最年轻副主任 也没有使用权。有时候赵启平会感慨幸亏凌远的历史官职除了院长都没有副职,好歹给他们留了点成为 最年轻 的可能。皇亲国戚大多低调,那辆红底墨顶的招摇跑车一看就不是公立医院哪怕最上层的领导负担得起的。

【小赵医生,请。】谭宗明给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赵启平没有扭捏,回了一个您请的手势就跟谭老板一右一左入了车。

跑车在医院门口寸步难行,可开出市区便开始风驰电掣,而且还越来越快,仿佛要把时间都甩在后面。赵启平把窗户完全打开,在风和阳光里微微眯眼。

他是爱车的,尤其爱跑车。一分钱一分货,跑车比起普通车的优点自不必说,它又不像赛车非要专业技巧才能保证人身安全。赵启平出国进修时曾沾某任豪放女友的光驾驶过跑车,每天接送那姑娘上下学,姑娘总在副驾驶上笑得豪爽,车顶不开挡着太阳但大大开着窗户,金色的长发被窗户里吹进的风轻轻带起,笑声也就顺着风弥漫整辆车,还带点姑娘不知哪里淘来的好闻的香水味。

后来,毕业,回国,分手。对姑娘的留恋没剩多少,车上的时光倒是分秒没忘。

【要不要,把车顶放下来?】谭宗明看着副驾驶上满脸写着舒坦的小赵,柔声问。

【好。】赵启平也不客气,在顶棚收起的机械声里调直了座位靠背,在初春还不太刺眼的阳光里舒坦的舒展身体。

出城没多久这辆红车就载着两人跑了很远,视野尽头出现了一栋可爱的徽式建筑。高墙封闭,马头翘角,一条小溪绕房一周涓涓流进门前占地不大的池塘里。可爱又不失大气。

到了。

5

谭宗明作为老板兼东道主只在门口点了个头便算是点好了菜,赵启平忐忑了片刻,还好谭老板没有做出占个会客厅一样大的包房或者喊出饭店经理来布菜这类的事。

两人的位置在一个巨大的落地窗前,窗外竹影青葱,方才在门口见到的那条小溪可以从窗户清晰看见。溪水清澈,水中没养鱼,但水底有可爱的鹅卵石。

【这个环境,小赵医生,可还满意?】赵启平正撑着下巴盯着水里的鹅卵石发呆,突然被喊到。跟谭老板来回这么几招,他终于明白对方的断句习惯根本就跟情绪无关。

【满意,谭老板好眼光。】面前的人儿突然回了神,原本盯着水面的眼睛此刻直直的望着自己…谭宗明听见自己的心跳停了一拍。【趁着您安排的菜还没上桌,咱们是不是可以先聊聊杏林分院的事?】

谭宗明愣了一下【我以为你会先问资助的事。小赵医生原先的目的,不是只有化缘一项么?】赫赫,终于不是4字一断了。取得阶段性胜利,赵启平在心里比了个耶。

【若杏林的合作能拿下,谭老板自然会答应资助。退一步说,就算拿不下,资助一事能帮晟煊赢得的口碑不逊于你们多成功几个案子,这事还完全没有二次投入。总体而言,合作是重头,资助是皮毛,不论您这只大雁在不在我们院停留,留根羽毛总不会吝啬吧。】长长的话念完,赵启平啜了口茶。虽然今天连续几场战役都出师不利,可赵医生的三寸不烂之舌可不会因为状态不佳就闹罢工。

谭宗明被赵启平突然流利的话噎住了,半天回过神来,【小赵医生的口才,不做经济,可惜了。】谭老板嘴角的笑意突然变得高深莫测,这是要进入谈判模式了。

敌进我退,此乃游击精髓。

【谭老板点了哪些菜?】

【。。。啊?】谭宗明,目瞪口呆.jpg。开什么玩笑,如果按你的节奏,我还怎么雁过拔毛。赵启平心里的弹幕开始整齐地提前摇起了胜利的小旗帜,开始介绍自己的忌口。其实他没什么绝对不吃的,任何一种食材都可能被大厨化腐朽为神奇。同样,他也不会对任何人在第一印象下死刑。比如此刻,他赌上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赌谭老板给他留下的为皮囊不计成本的第一印象半对不对。要是全对,生命危险;要是全错,财产安全。

谭老板的笑从高深莫测回归云淡风轻,轻声介绍着自家酒楼的特色菜。小赵医生托着下巴认真听着,时不时问下色香味的细节,偶尔又突然冒出一句关于杏林的介绍。

第一份菜终于在两人莫名其妙又不曾冷场的对话中被呈上了桌,赵启平贴心的为谭宗明夹了一筷子。开胃菜是一盘皮蛋豆腐,豆腐雪白,精致刀工切得棱角分明,碗底的浅浅一层酱油在豆腐边缘画出随性而优美的深色弧度,青色的皮蛋切得碎碎得撒在表面,是菜肴的点缀,更是艺术的调味。赵医生擅拿手术刀,操作筷子也很娴熟,一筷子豆腐上颤悠悠的晃着几块皮蛋,偏就不掉不滚。谭宗明推出了碗,赵启平的手却不落下。

【杏林分院这事,谭老板,还需要再考虑?】赵启平紧锁着眉盯着筷子,不知道是怕皮蛋滚落还是怕听见拒绝,抑或只是在单纯给对面的人加压。纤长二字仿佛就是为他的手量身定做的,指节处微微凸起,轻轻使劲下从每根手指根部延伸出一道窄窄的细线流进被衬衣裹得严实的同样精瘦的小臂。谭宗明吞咽了一口口水。嗯,这家店的皮蛋豆腐,确实是当的起招牌名号,色香味俱全的诱人,让人想立刻吞进肚里,不用咀嚼不用呡含,更不用再落去碗里耽搁片刻。

【明天就跟院长签合同,小赵医生,可还满意?】

【明天?】

【今晚。】

【谭老板就是大老板,豪爽。】赵启平把筷子带着豆腐拍回盘子里。豆腐碎得干脆,谭宗明的些许期待也碎得利落。他刚刚在期待什么?此刻端坐在小桌两边笑得平和的两人都知道,又都不知道。

一顿饭,搭配合理,风味绝佳,以茶代酒,宾主尽欢。

回程路上,跑车的黑色顶棚被放了起来,凯旋的小赵医生斜靠着窗户吹着风哼着歌,刘海被风掀起,漏出有一两颗小痘的额头。

【这是我处理过的最失败的谈判。】就在赵启平以为司机师傅要把沉默进行到底的时候驾驶座上的人开了口。嗯,没丢司机这职业的脸。赵启平正在纠结怎么回复,又听见后半句【小赵医生,怕不是给我下了迷魂药?】

6

【迷魂药?不存在的,我最多在菜里下点麻醉药,然后趁你意识薄弱给你催个眠。】

【…麻醉药?不怕我开车出事?还坐副驾驶?】

【…你真觉得我会随身那玩意?等会,你真信催眠能这么大威力?】

赵医生又开始赫赫赫赫赫赫赫,谭司机恼了片刻,突然又觉得心情大好。

阳光明媚跟刺眼只差那么一点点,人的可爱和恶劣只差那么一点点。他副驾驶上的这个人,明媚如阳光。

【小赵医生,谈过男友么?】豪车又停回医院楼下,谭宗明探身帮赵启平拉开车门,近乎把对方圈在怀里问。声音被刻意放低,气声的诱惑力,此时不发,还待几时?

【玩过。】赵启平眯眼靠在椅背上,修长的脖子伸展,仿佛一只天鹅在期待交颈的同伴。他的低音炮也有麻醉人的功力,奈何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有同样功效,他犯不着。

谭宗明笑,放怀里的猎物离开。

玩玩?那就玩玩。纵横商场这些年,谭宗明也玩过不少。双方都看得开,过程才会更有意思。没什么不好。

【谭老板,回见。】赵启平走出去两步又站定转身招手,医院反射的阳光把他包裹起来,灿烂的仿佛不在尘世间。

【小赵医生,来日方长。】谭宗明回。再亮的光也穿不透跑车的遮阳棚,他的眼睛就在白天的阴影里锁定了医生。

7

除了皮囊,内在也是可以一看的。可以是个不错的玩伴。

以上,是谭赵二人对对方的第二印象。

评论(4)

热度(34)